当前位置: 2020欧杯下注> 历史 > 创世耕天下 > 二十六 金陵别院
二十六 金陵别院
作者:银色的世界  |  字数:3387  |  更新时间:2016-04-26 21:43:23
客厅里有两个女人相谈正欢,说笑的声音连远在十丈开外向这边走来的苏小红和我都听得清清楚楚。

2020欧杯下注 www.txkm888.com 那脆耳的笑声很动听,欢乐开心,年轻有活力,我从传来的声音判断,感觉说笑的两个女人一定是个美女。

为了确定自己的感觉对错,我张开问身边的苏小红,说道:“你见过夫人没有!”

苏小红不知我问话的目的,赶紧回话道:“见过的,姑爷!”

“哦!”我继续问道:“夫人美不美!”

苏小红心里狠狠地鄙视了我一番,自己的夫人美不美还要问别人,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姑爷,脸上却不敢表露出来,依然乖巧的回话道:“夫人美得一塌糊涂!”

我靠,美得一塌糊涂,到底是美呀还是不美,这丫头说话还挺饶人的。

“怎么个一塌糊涂??!”

苏小红信口说道:“就是文人说的什么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那种??!”

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竟然跟一塌糊涂挂钩了,文人听了会不会吐血还真不好说,不过我已经气得想要撕这丫头的嘴帮子了,问了等于白问,干脆不问。

我和苏小红说话的声音不大,却已经被客厅里的人察觉到,说笑的声音便立刻停止。

现在的距离已经离客厅只有五六丈远,视力很好的我已经能够看见客厅里的两个身影。

因为是从屋外看屋内,视线上不够直接,所以未能看清两位女子的身段以及容貌。

我的脚步竟然加快了些,有种迫切看清楚的心态。

客厅里的两位女子一个面朝外,一个面朝里;面朝外的女子看到我和苏小红的出现,立马就站了起来,她快速而又小声的对与她面对面的女子说了几句话。

面朝里的女子迅速起身,抬脚便头也不回的向客厅里间走去,很快便没了人影,一点映像也没留给我。

这个快速离去的女人究竟是谁,她为什么得知我的出现便立刻离开,难道她暗地里和我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集,而我不知道的。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所谓的夫人,我的夫人她应该不会躲着我,因为她应该是这个庭院真正的主人,而我这个姑爷绝对是个被人强加或操控的角色。

有她在,我会放心,所有隐藏的东西都会慢慢的在这个女人身上寻找到答案。

苏小红领着我走进了客厅,她毕恭毕敬的对着夫人说道:“夫人,姑爷要见你!”

夫人语气生硬的说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苏小红低着头转过身便走出了客厅,去她该去的地方。

夫人打量着我,我也在打量着她。

这个女人的美没有惊艳到我,但是却她身上透出的韵味却诱惑了我。

她年约三十一二,身材高挑,体态轻盈,上身穿粉红玫瑰香紧身袍,使得胸前高高耸起,形成一道完美弧线,让人不由得多看几眼。

下身罩翠绿烟纱散花裙,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住,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托显出体态修长,妖妖艳艳勾人魂魄的韵味。

再看她的脸,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生动迷人,白皙无暇的肌肤透着淡淡的红粉,薄薄的双唇如鲜艳的花瓣娇嫩欲滴,整张脸明媚妖娆,不可方物。

浑身上下散发着魅惑的成熟女人味,让我深深吸引。

这就是我的‘夫人’,看也看了,下一步该如何面对,我之前没有认真考虑过,不过现在我要抢占先机,搞定这个女人。

我所想搞定的目的不是男女关系,而是主动权的关系,现在我是这个宅院的‘姑爷’,面前的女人是我的‘夫人’。

假的姑爷,假的夫人,一切都是假的现象下,我倒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假象之中?

模糊不清的状况,我必须把握主动,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控制住我的‘夫人’,目前来看,她很可能是这处宅院的当家人,因此她一定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将会如何。

要让她说出来,绝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我必须搞定这个陌生而又不知底细的女人。

我出其不意的猛扑上去,一把抱住了‘夫人’,紧紧的将她的身体搂住,使两人的身体贴在了一起。

‘夫人’惊呼一声‘啊’!便欲挣扎,可是在我刻意的环抱下,她的身体无处发力,动弹不得,唯有小幅度的扭动,想要挣脱我的双手禁锢,比登天还难。

扭动只会使身体越贴越紧,继续扭动意味着摩擦,一次两次不要紧,多次摩擦可要不得。

‘夫人’那高高的胸脯摩擦起来一定快感无限好,最美时就会情不自禁。

她自然能够感受到那份酥麻快感产生时的难受,所以她必须放弃挣扎,但是她绝不会放弃抵抗,她的双手张开,如利爪般抵触到我的腰眼部位,随时都有可能发出致命一击,不出我预料,她果然是个高手,随意的一个动作就能使自己利于不败之地。

我能够感觉到腰部的威胁,却毫不在意,因为我是他的‘男人’,被人为的设定好的角色,仅凭她一个女人是不敢破坏的,没有背后指使者同意,她绝对不敢对我下狠手,如果她就是主使,那就更不可能对我下手。

当然,我只是恶意的想先控制她,并无对她下毒手的心思,相信她放弃挣扎的时候应该已经明白我不会对她怎么样。

我与她几乎脸贴脸,合为一体了,像两个情人拥抱似地,我不怀好意的朝她耳朵里吹着气息,努力干扰她此时冷静的心性。

‘夫人’慢慢的脸如红霞,呼吸急促起来,心性快要被打乱。

一个古代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怎么能经受得住现代式的情人拥抱,就算女人的感觉来的慢,可是一旦被唤醒,欲望之念一发不可收。

‘夫人’终于忍不住先开口说话道:“你到底想把我怎样!”

我恬不知耻的用脸摩擦了一下她的粉脸,说道:“你是我的夫人,我想宠幸你乃天经地义之事,你难道不乐意?!?p>“我呸!”她气得胸脯起伏不定,说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会有此等淫念,我可比你大十几岁,你也能有如此下流无耻的欲望?!?p>“呵呵!”我微笑着说道:“你的身段,你的衣着,以及你骨子里都透着一股风骚,很容易让男人为你疯狂的,既然你是我的夫人,我理所当然应该下流无耻。你说是不是啊,夫人?!?p>‘夫人’急忙说道:“你心里明知道是假的,为何还要当真?!?p>我不紧不慢的说道:“谁说是假的,我可当真,有这么风骚迷人的女人做我的夫人说什么也要假戏真做?!?p>“一厢情愿吧,老娘什么场面没见过!”

“说的也是,不拿来出实际行动来,你还以为我说着玩了!”

“你是在吓唬我吧,老娘我可真的比你大,你若真的下得了手不在乎,我又有何舍不得,来吧,我倒要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女人反客为主的试探我的底线。

我好声好气地在‘夫人’的耳边说道:“何苦非要逼着我对你不客气,你只要告诉我一些事情,我立马放手,不再为难你?!?p>‘夫人’说道:“你想要我告诉你什么事?”

我问道:“你是谁,什么身份?!?p>‘夫人’犹豫了片刻,说道:“我叫唐金,目前是这座宅院的主人,暂时也是你的夫人?!?p>我追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幕后主使之人究竟是谁,他倒底想把我怎样?”

唐金直截了当的说道:“无可奉告?!?p>我假装凶恶的说道:“你要再不说别怪我假戏真做行夫妻之实?!?p>唐金想也不想的说道:“老娘倒要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我无比生气的说道:“那我可就下手了!”说完用力将她的上身压迫,使她的胸脯更加的紧贴着我的身体,同时,我张嘴含住了她的耳垂,舌头****挑逗起来。

开始她还能硬撑着,身体绷得很紧,不过很快在调情老手的我的运作下,似乎快要丢盔卸甲,感觉她的身体酥软,嘴里发出呻吟来。

我其实不介意和她滚床单,但是这不是我的初衷,我的目地其实是要挫败她,使她被迫服从于我,然后再从她嘴里知道我出现在此地的来龙去脉,以及之后如何对付我。

不过怀里的女人不是那么容易搞定的,看似她已经被我拿捏住,其实她放在我要害处的双手没有丝毫的改变。

身体酥软,嘴里的呻吟声都只是一种假象,她在迷惑我,让我以为得手而轻视于她的时候,或许会有扭转格局的情况发生。

我可是色男一个,女人真正动情的时候,怎么可能一直威胁着让她动情的男人。

演的好逼真啊,这个女人真狡猾,不过她遇到了我这样的猎人,就不是那么好骗的了。

我其实已经发现了这个女人的弱点,从我的嗅觉中,我闻到了处子的气味,这个女人绝对未曾经历男女****之事。

没想到,如此成熟风骚的女人竟然还是个处子之身,真的很难想象。

我如同抓住了必胜的利器,对着唐金说道:“没想到夫人你至今还是处子之身,太让我惊喜了,我一定要让你尝尝男人的滋味是多么的美妙无比,不过要是你不愿意完全可以委曲求全嘛!”

唐金脸红到脖子根,气急败坏的说道:“向你委曲求全,呸!小东西,你别得意,你再敢得寸进尺必然后悔,不信你就试试?!?p>我自认为已经掌控局势,再努力一点,必有收获,心情稍显放松的和‘夫人’调侃地说道:“夫人,老爷我的可不是小东西,那东西可大呢,绝对能让你********,不能自拔!”

“呸,下流东西,等下我一定会让你痛不欲生?!碧平鹋钭?。

在言语上想赢女人必须要有天赋,我不想,所以我决定不多说,我要用实际行动来赢的胜利。

我就不相信在我辣手摧花的攻势下折服不了这个成熟的处子。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
2020欧杯下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