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020欧杯下注> 玄幻 > 最强魔君 > 第两百一百九章 棍
第两百一百九章 棍
作者:千歌月尽  |  字数:5214  |  更新时间:2014-12-15 20:58:38
这根长棍黝黑平凡,跟其他棍子根本上没有什么两样区别,普普通通。

2020欧杯下注 www.txkm888.com 但是这几位老宗祖手中送出便显得极为不凡,以他们身份断然不会送天离平凡之物。

不过他们笑而不语,并没有解释什么,递向天离。

伸手从他们手中接过,一松开手,天离便感到双手猛地一沉,坠落向地面,忙是向前踏出一步,大地都是一颤,这才稳住了身子。

“哇,好沉的棍子?!?p>天离啧啧叹道,眼神怪异看着这根黝黑长棍,沉若万钧,即使是他这般强横的肉身使动蛮力之下,居然都感觉到相当地费力,难以挥动,只能勉强提起,双脚之下地面都崩裂了。要知道他现在力气大大增长了许多,就是一些半神强者的肉身力量都比不上他,可达十万斤巨力,由此可见长棍是如何的重。

几位老宗祖呵呵笑着看向天离,饶有看好戏的心态?;故俏遄谧婵诘溃骸疤炖胄∮?,你先滴血认主吧?!?p>无奈,天离单手是无法提起来,将黑色长棍扔在地上,轰隆隆地,整座雾山都是猛地一下颤动,无数石头滚落,地面更是被砸出一个大坑,寸寸崩裂。

几位老宗祖措手不及下身体都是一阵摇动,有些狼狈,无奈道:“你小子是存心耍我们吧?!?p>天离嘿嘿一笑,谁叫你们先玩我。

好不容易咬破手指,无奈,修炼人元体诀后,就连表皮也是相当地坚韧,比之金铁都要坚韧不少。

一滴鲜血滴出,呈淡淡地金色,有着浓郁的生命力,要是炼成丹药都能助一些老人延年益寿几年了,这是生命之源的缘故。

鲜血很顺利融入长棍内,天离顿感多了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仿佛是身体上的一部分,而不是一根单纯的长棍兵器。

将黝黑长棍握在手上,不复方才那般沉若万钧,如今无比轻便,受他如臂指挥。

心念一动,黝黑长棍微微颤动,弥漫开一股沉若大山的厚实感。

“嗡——”

周遭天地之力涌动而来,化为七彩绚烂的漩涡,头顶上方,被握着长棍的天离御使着。

这股天地之力之庞大,比之一般半神强者御使得更甚更多,即便是玉青那双青丝手套也远远比不上长棍,显然两者品阶有很大差别,天离的黑色长棍更高阶别。

大宗祖见此微微一笑,道:“这根长棍名为重山棍,乃是一件真正的神器,是我们几个老家伙从那方神秘世界中所得?!?p>“神器!”天离大吃一惊,忙是将这根神器阶别的黑色长棍重山棍退回几位老宗祖,急忙推托:“几位老宗祖还是收回吧,这件神器太过贵重了,我万万不能收下?!?p>若是一件半神器天离还能收下,但神器实在太过贵重了,贵重得他不能收下。

半神器跟神器看似一字之差,但当中的的差距,无论是品阶还是威能都是相差太多,这跟半神与半神之上,是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

倘若持有一件半神器,先天也能借动少许天地之力,拥有半步道谷的实力。

若是持有一件真正的神器,借动的天地之力足以媲美一位真正半神所能借动的天地之力,甚至更甚。半神持之又会强大上许多。

“呵呵,小友无需推托?!贝笞谧娓ё藕?,道:“本来王明向给予你进入天华池的名额作为礼物。但你修为非凡,也在名额战中夺得一枚天血果,获得一个名额。而且重山棍不太适合灵谷中一些半神长老使用,而小友你修炼的修体法门奥妙非凡,怕是已临近大成,这重山棍让你使用最适合不过,请别再推托了?!?p>的确如他所言,天离肉身极为强大,甚至要比不少半神强者肉身都要强大许多。而重山棍沉若万钧,在他惊世蛮力下挥动下则是更加恐怖。

通过重山棍借动媲美半神强者的天地之力,他的实力将会得到一种极大的提升。那时的他,实力足以媲美甚至力压寻常半神。日后在神秘世界存活几率也会大大提升。

推托一番后,天离半推半就下收下重山棍。虽然明面上不说,但心中将这份恩情记下,万万不能忘却。

他对灵谷有恩情不错,但灵谷本来对他就有莫大恩情,不仅未曾介意他这外来人的身份,诸般热情相待,甚至赋予诸多资源相待。

而进又是以重礼于他,他不得不记下这份大恩情。

或许他现在没有能力还,但日后强大后必定百倍恩情相还灵谷。

这是他对灵谷的承诺。

灵墟谷。

方圆千里的谷地森林间,一处山下,一袭青衣的天离正在挥舞这黝黑的长棍重山棍。

重山棍看似平凡,普普通通,但顾名思义,重若泰山。在天离挥舞下呼啸作响,将虚空都几乎要压得崩塌下来,刚劲的棍风四处劲射,刮起无数落叶,迫散四方。

以天离为中心,方圆十丈内,枯叶尽无,露出空地。

“重山棍,棍重如山,力压山河,给我塌——”

一声大喝,天离自原地消失,闪电般跃上了半空,举动手中重山棍,猛然砸向前方那座小山。

“轰隆隆——”

无与伦比的恐怖力量砸在小山上,顿时轰鸣作响,小山生生被砸塌倒地,滚落无数碎石。

天离立于一棵树冠上,踩着枝叶,身似无重,定定地立着。

他看着眼前这一幕,很是满意这般强大的威力。重山棍乃是甚是神器阶别的法器,沉重若山,压塌大地,天离滴血认主后这才能轻易提起,如臂指挥。

但重山棍那可怕的如山重量依旧存在,只是对于天离这个主人不存在而已。

在他极端可怕的肉身神力挥动下,更是恐怖得很,即使不借动天地之力的情况下依然是可怕万分,能将一座小山砸塌倒地。

那股威力,纵然一些寻常半神贸然接下也要受伤,不太好受。

毕竟神器就是神器,以天离如今的实力根本无法完全发挥出应有的强大威能,且不可能长时间借动天地之力为己所用,对自身精神与血元都消耗甚大。

饶是天离那远比寻常先天修者要雄厚上许多的血元也是如此,仅仅只能借动一刻左右天地之力,可想而知,那种消耗是何等地庞大。

当然,天离与几位老宗祖围火座谈时,他们传授了天离一套强大的棍法,让他修炼。

棍法名为“破虚棍法”,共有六式,一旦修炼到第六式,如名所示,破碎虚空,立地飞升。

这套棍法品阶相当不低,不次于天离所认识的任何神通武技,甚至比起他所修炼的人元体诀都只是仅仅相差一筹,有得相比。

天离天赋惊人,且肉身强悍,很适合修炼这一套破虚棍法,仅仅只是花费半个月时间就是将第一式“洞式”习得。

因为洞式与天离修习的洞山掌有几分相似,所以因此很快习得这一式。

而这半个月后,天华池名额战随着外出血湖历练的最后一位弟子衣衫破烂,宛若乞丐般狼狈地回归落幕。

四位名额由天离、玉青、王明以及一位实力强大的师兄获得。不过这位师兄并非之前那五位师兄之一,而是一位一直低调得几乎让人忽略的师兄。

天华池,在半个月后即将开启,四人方才进入天华池中修炼。

接下来半个月中,天离修炼破虚棍法几天后,就得到允许,从灵墟洞之地返回了灵谷。

望着犹如九天银河倾泻而下的巨大瀑布,天离就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仿佛这不是一道瀑布,而是一柄贯通天地的圣剑。

这是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根本无法解释,源自于冥冥中的直觉。

天离中心居住在明里嫂竹屋庭院中。李维夫妇二人很是热情欢迎,待他如亲人一般,让他心中有着滚滚热流涌动。

对于天离变得年轻了那么多,他们都觉得很惊奇。李维当日也在场,但五位宗祖天地之力浪潮威压太过恐怖,他无法听到他们说什么,只知隐约提及生命之源几个字眼。

对李维夫妇一家人,天离也同样视若亲人,如是说出一切,让两人震惊不已,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天门门主竟然真的殒落了,在那处至险之地中,且有着生命之源的诞生。天离居然妄图借助生命之源复活天门门主……

诸般秘密浮现眼前,两人都是很有分寸的人,知道保守秘密。

没有修炼,天华池开启之前,天离仿佛不再是一位修者,而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俗世凡人,与小若儿嬉戏玩闹,很是开心,这是修炼无法赋予的。

偶尔,他也会跟随明里嫂到药田中,那里他以前种植的三彩叶草流转荧光,馨香迷人,生长得越发地成熟。

此时他又种上四株天材地宝,是无底渊中抢过来得,还有至险之地采摘后剩余用的四株。

在这里,天离隐隐有一种与大自然相融的奇妙感觉。也在此处,他窥见了明我之境的初步门槛。

在这种欢乐的同时,偶尔间,他也会思念华漠大陆上自幼相依为命的小妹若曦,那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比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上无数倍。

“也不知若曦她现今如何?是否过得还好?有没有被人欺负?”

天离心中涌现无尽思念之情,在坠落无底渊之前送小妹进入华漠大陆极富盛名的天漠学府。

天漠学府,乃是华漠大陆上天才聚集之地,同时也聚集了不少有权有势的人物。

那个自幼被他遮挡风雨,不知世间险恶,柔弱可爱的小妹。也不知道她在天漠学府那卧虎藏龙之地过得如何。

也不知她失去相依为命的自己后,是否每日都会以泪洗脸悲痛度过。

很想立刻就是离开无底渊回到华漠大陆上相见那柔弱惹怜的若曦,哪怕一身十数年苦修得来的修为顷刻散尽也毫不在意,他也万分愿意。

但事实是残酷的。

他与几位老宗祖相谈如何回归华漠大陆。

老宗祖们都连连叹道难难难,即使以他们如今一身超凡修为也很难返回华漠大陆上。无底渊世界的天地压制让他们难以穿透空间断层返回华漠大陆。

但他们也叫天离无需太过失望,因为当无底渊世界与那方神秘世界一旦接上,通天古碑降临,无底渊的天地压制便要减低许多,那时候就有可能穿透空间断层。

得悉尚有几分希望,天离这才略感安心。

虽然两年时间看似很短,但天离依旧感到十分漫长,他恨不得下一刻便是两年之后。

忆起另外一位人儿,粉色衣裳,青丝似瀑,眸若秋水,眉如柳叶,肌仿凝脂羊玉,纤腰盈盈不足一握。

她绝世倾城,如谪仙临世,让星辰皓月都为之失色,万花失去光彩,足以引起大陆各国祸乱战起,堪称祸水红颜。

曾经的她与天离青梅竹马,也是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人儿之一,与小妹若曦在他心目中相等,不差丝毫。

岂料,一年前她背弃了自己,道出他神怀中抱,投身血衣门少门主怀抱,华岭由东至西足足三千里的追杀。

尽管当时很悲痛欲绝,当仍有一丝疑惑不解。

伊舞也是一个孤儿,自幼与他青梅竹马,是一位对他千依百顺的乖巧人儿。

他与伊舞感情无比深厚,不次于与若曦感情,且与她长期相处,知道她视为极其重视感情的女孩,也不是一位贪图荣华富贵的凡俗女子。

且以伊舞那种倾尽人世的无上姿色,若是贪图荣华富贵,当一大国皇后妃子都要比血衣门门主女人强上许多,更何况仅仅只是血衣门少门主。

依旧清楚记得,伊舞背弃自己前一段时间,不知为何,夜夜坐于窗台前,伤心垂泪,惹人生怜。

当时天离每每看见都万分心疼,问她怎么一回事。伊舞拭去晶莹的泪水,轻摇螓首,言说只是想起一些伤心往事,并没大碍,无须担心。

且那段时间里,她有时会莫名其妙问天离,若是有朝一日,他们分离,他将会如何。天离笑谈,自然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将她追回来。

那时,伊舞看着他的眼神很是奇怪,竟有些哀伤与舍不得的感觉。

很怪异。

只是当时的天离并没有留意,没有放在心上。

一年前的种种怪异陆续浮现心头,如今的天离这才发觉竟是存在了那么多的疑点。而他,却一直未曾在意,没能放在心头上。

或许伊舞心中有着莫大的苦衷,不得为之如此做。

可他与伊舞曾视双方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爱之深,足以为对方付出性命也做所不惜。他看得出,也感受得到伊舞的话不似作假。

但又有什么样的苦衷可以令她向血衣门说出自己身怀重宝,令血衣门高手足足追杀自己三千里之遥,不死不休。

任天离思虑万千,也无法想象得出当中疑惑。

但如今的他,可以隐约地感到这个被层层迷雾遮掩的真相之中,必然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大秘密。

只是以他如今的情况还无法透过这层层迷雾看穿本质而已。

时间彷如流水瞬息流逝,半个月的时间看似不断,却也在宁静快乐的环境中转眼而去。

与李维一家人告别后,穿透瀑布回到灵墟洞。

当他登临石台上时,玉青、王明以及一位俊秀非凡的男子早已在那里等待。

铁塔般高大的王明哈哈大笑:“天离你可终于来了,王明可都是在等你一个人而已?!?p>他快步走了过来,来到天离身边,一只足有蒲扇巨大的大手重重拍打在天离那看似瘦弱的肩膀上,若不是天离身体足够强横壮实的话,怕是已经被拍进石台里面。

天离咧着牙喊痛,肩膀上已经赤红一片了。王明这个大块头肉体力量虽然比不上他,但也极为壮实强大,远胜于同境界修者。

“轻点?!辈宦沉舜罂橥吠趺饕谎?,伸手过去也似模似样拍着他的肩膀。以天离的身高拍着比他还高两个头的王明真有些怪异。

“啪啪啪——”

诡异地,王明身下石台顿时碎裂开来,裂痕寸寸现,双脚陷入石台中没过膝盖。

“别别别,天离兄弟你轻点?!蓖趺骺嘧帕澈巴吹?,肩膀骨都几乎要被这个家伙给拍断了。

他真疑惑天离这家伙究竟修炼的是什么法门,看似瘦弱的身体居然拥有这无匹强横的力量,比他都还要强许多,刚才拍的那几下力量是如何地巨大,纵然是岩石也得碎裂开来。

饶是一直主修肉体的他也难以承受,骨头都几乎要断,可怕得很。

那位俊秀的师兄也有些惊讶天离的蛮力,对他可没有半分小看。当日八人抢夺天血果,与天血蛛鱿大战时,天离可怕的实力尽显无遗,震惊全场,有能力位列在半神之下的最强先天修者之一。

玉青冷哼一声,绝代倾城的娇颜上满是冰霜,很不感冒天离。她对天离这个色狼登徒子可是深恶痛绝,若是可以的话恨不得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都说女人是最记仇了,尤其玉青这种冷傲娇艳的天才少女,至今一直把当日天离于大庭广众之下非礼她之事痛恨不已,彻底地恨上了天离。

虽说玉青冰冷这一张宜嗔宜喜的俏脸,依旧显得冷艳动人,但天离可不管她如何倾国倾城。

有着这等天香国色的女子他又不是没有见过,且更甚她一分也见过。

伊舞是,晨儿也是,甚至他那年幼的小妹若曦虽还很青涩,但已初具倾世仙女的无上姿色,是一个大美人胚子。

很不感冒,直接无视她的存在。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4
A+
页面宽度
2020欧杯下注